久事赛事 > 听“奶粉”讲他们眼中的瑞士天王:这些年,我爱的费德勒 > 正文
听“奶粉”讲他们眼中的瑞士天王:这些年,我爱的费德勒
2017-10-13


网上有句话说:“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对于网球迷来说,这句话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费天王如此受尊重和喜爱。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从2002年初次与上海结缘,对于费德勒而言,上海是个第二故乡般的存在,而对于上海的奶粉来说,15年的相守,见证的是瑞士天王从籍籍无名到称霸网坛,又从备受质疑再度王者归来……一起来听听三位奶粉讲述他们与奶牛费德勒的故事,这些年,他们爱的费德勒不正也是我们理想中完美偶像的模样? 

他就是暖男

讲述者:俞立欣(奶牛助威团成员)

昨天晚上8时,旗忠网球中心白玉兰球场近乎满座,瑞士天王费德勒在排山倒海式的欢呼声中闪亮登场。奶粉自发组织的“助威团”在看台上汇聚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他们每人身穿统一的红色T恤,手拿写着“welcome back”和“allze roger”的横幅,面戴费德勒卡通形象面具,还有两面巨幅加油旗帜,局间休息时“奶粉”会整齐划一地喊着“Roger Roger go go go”的口号,场面震撼,令人血脉贲张。

图说:费德勒挥手致意 新民晚报见习记者 李铭珅摄

33岁的俞立欣是助威团成员之一,喜欢费德勒已有14年之久,她的手机壳上、背包上都有“RF”的字样,她曾到费德勒入住的酒店门口蹲点,在球员通道口守望完赛的瑞士人,前年费德勒来参加上海大师赛,她还亲手织了十字绣送给费德勒。“他虽贵为天王,却并非高不可攀。”费德勒会吩咐团队成员小心打包球迷的礼物,离开时带着球迷的心意而归,不遗漏一件。

打完球过了午夜,费德勒会用中文向观众说一句 “大家辛苦了!”面对粉丝签名合照的要求都会一一满足。接受采访时费德勒曾过:“对于我来说,只是一张合影一个签名,但对于球迷来说他们可能一辈子就只能见到我一次,所以我希望他们开心。”

图说:费德勒球迷高举支持海报 新民晚报见习记者 李铭珅摄

事实上,在前天比赛结束后,曾有记者问费德勒,正对赛场的啦啦队巨大旗帜声音会不会影响他在场上发挥。立即为球迷正名,费德勒满口否认的同时,更表示,自己在世界上其他很多地方都打过球,但上海无疑是最棒的。

“我觉得这个旗帜太赞了,非常棒,非常巨大。你能看到他们花了很多的精力和心思,这对我来说这非常有意思。作为一个网球运动员,能有这样的支持很特别,因为一般情况下,你只有在足球俱乐部或者是一些团队运动上,能看到这样的景象。我很感激今天能够看到这样的景象,非常享受,太棒了,谢谢你们。”

这番款款温柔和贴心体谅大概就是费德勒能够拥有“全球主场”的原因。

敬业的“费三岁”

讲述者:徐盛洁(久事赛事工作人员)

25岁的徐盛洁是一位忠实的“奶粉”,她喜欢上费德勒是因为他打球时的那种王者范儿,更是因为他永远的敬业范儿。

4年前,徐盛洁成为了久事公司的一位员工,与费德勒有了更多的交集,最令她动容的是这位天王的敬业精神。今年在费德勒参加温网期间,徐盛洁所在的工作团队寻到费德勒,希望他能为上海大师赛拍摄一分钟的宣传片。为了让费德勒更专注地准备比赛,徐盛洁原本只想尽可能少的时间打扰他,而费德勒却倾尽所有来配合,遇到不满意的画面费德勒会要求重拍,为了表达对这个赛事的喜爱,费德勒还会主动加入额外的剧情,最后拍摄过程整整花费了一个下午时间。

图说:费德勒在比赛中 新民晚报见习记者 李铭珅摄

费德勒的生理年龄已经度过了36岁,但这不妨碍粉丝给他送上“费三岁”的外号,因为这象征着他的心理年龄。“如今的费德勒在球场上总是像孩子一般快乐,总是像孩子一般永远不知足地向前冲。”徐盛洁说道,费德勒虽然已经奠定伟大球员的地位,被公认拥有最全面的技术,但他一直在不断地创新打法,不断地超越着自我。

有一个数据最让人感动。在职业生涯的前1251场比赛里,费德勒从未有过中场退赛的记录。与此相对的数据是,职业生涯至今德约科维奇与罗迪克各有12次中场退赛,阿加西11次,纳达尔7次,桑普拉斯7次……与他同时代的诸多名将都已退役,早已名利双收的费天王仍坚守在球场。

生涯后期,如果伤病发作无法参赛,费德勒都会提前发表郑重的声明,或现场亮相向球迷们表达歉意,希望得到理解。当你在脑海中想象费德勒,总会想起他面带微笑的样子。费德勒的成功不仅仅是19个大满贯冠军,不只因为他是史上最伟大的网球运动员,他的努力早已超越这项运动本身。

与上海一起成长的天王

讲述者:王彦  (沪上前资深网球记者)  

2002年,是王彦开始网球记者工作的第一年,也是那一年的大师杯,上海与费德勒结缘。穿上唐装,在黄浦江畔的冷风中,捋着缕缕长发。那时的费德勒还未大红大紫,却有着无限的可能。在野兔休伊特、大炮罗迪克当道之时,上海对初出茅庐的配角费德勒情有独钟,而王彦也从那时起迷上了瑞士天王。

看着他从籍籍无名到称霸网坛,巅峰时期的费德勒几乎占据了王彦网球报道中的全部。看着他被后来者居上,又再次从逆境中崛起,2012年温网在现场见证费德勒的王者归来,王彦哭成了泪人。甚至,因为喜欢费德勒,王彦将自己儿子的出生日也选在了8月8日——与费德勒同一天。

在王彦看来,喜欢费德勒或许更像是喜欢一个陪伴自己成长的人生伴侣。“很多人的网球启蒙就是从费德勒开始的,他的这些年同样是中国网球迷成长的一段时光。因为他,世界网球离我们更近了。”

在她看来, 从某种程度来说,上海与费德勒是互相成就彼此成长,一起变得更好。很难说是上海大师杯成全了费德勒。费德勒的天才注定要爆发。但毫无疑问,上海是费德勒成长中的重要一站,也因为上海站的比赛巩固了其在中国乃至亚洲的人气。

也很难说费德勒凭一己之力助飞上海网球的发展。但费德勒的青睐有加,让上海在国际上的知名度急速蹿升。在他超过30岁,对参赛规划更挑剔时,上海是其亚洲赛季唯一之选。几乎每年10月赴上海之约,守信重诺的瑞士人让人们都说:费德勒深度绑定上海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