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事赛事 > 梅奔为什么不能处罚汉密尔顿 > 正文
梅奔为什么不能处罚汉密尔顿
2016-12-02

权威媒体《Autosport》资深F1编辑斯图亚特-科丁(Stuart Codling)撰文分析了汉密尔顿被梅赛德斯放弃的可能性。该文认为,受到商业合同以及复杂的利益关系的约束,现在梅赛德斯不可能放弃汉密尔顿,同样,汉密尔顿也无法在梅赛德斯车队之外找到更好的选择。凑合着过恐怕是双方在2018年底之前最好的选择。全文如下:

在2016赛季的F1世界冠军决战,阿布扎比大奖赛中,刘易斯汉密尔顿与梅赛德斯车队间的紧张关系再度暴露在公众面前。

但大多数赛车行业的从业者或者赛车行业的观察家都认为,汉密尔顿是正确的----对他自己而言---也就是说,很多人都支持汉密尔顿无视车队指令,抓住对手从后面快速接近罗斯伯格的机会。

也有例外。例如维泰尔表示这是“肮脏的手段”,但也应当注意到,维泰尔是在车队无线电通信中表达了上述观点,在F1世界中,这相当于公开的观点表达场所,因为所有的高层都能听到车手与车队中的无线电通信。正如一位某支车队的高层表示,如果马克斯-莫斯利还掌管着FIA,刘易斯可能会面临来自基于151(c)条款的指控,即影响了比赛的正常竞争。

最惊人惊讶的是梅赛德斯的高层对于此事的坦然态度,他们甚至还允许应当是属于内部范畴的事务被公之于众。反正最后的冠军总是一位梅赛德斯的车手,而梅赛德斯车队早早卫冕了从商业角度看更为重要的制造商冠军,因为这个排名决定了奖金的分成。

汉密尔顿的抗命是一个问题。“无秩序在任何团队或者公司内都是不被允许的”,梅赛德斯的执行总监托托-沃尔夫在赛后表示,他也拒绝排除针对车手进行处罚的可能性。但沃尔夫能够采取何种有效的措施呢?从汉密尔顿的角度出发,他处在弱势。

沃尔夫表示,帕迪洛维通过无线电直接与汉密尔顿沟通是极为罕见的,这打破了通常只有赛事工程师与车手沟通的常规。“这是我们能用的最严肃的手段”,沃尔夫说,当然这应该不会梅赛德斯军火库里最有力的武器。

之前我们曾经看到过梅赛德斯的手段。2014年,当罗斯伯格在比利时大奖赛第二圈撞击汉密尔顿时,汉密尔顿直言不讳地表达了沃尔夫对于处罚罗斯伯格能力的怀疑。

“这使我想起了在学校”,当时在赛后车手会议结束之后,汉密尔顿对媒体说,罗斯伯格承认不应当在发生撞车事件之后采取逃避的举动。“老师们会批评教育(犯错的学生),但不会采取任何行动。你最多被关个晚学。但他们(梅赛德斯)恐怕连这个都不会做”。

“如果汉密尔顿说,会有一些象征性的惩罚,而且不会有什么后果,那么他就是不清楚我们能够施加的惩罚的后果”,沃尔夫回复说。“我们可以有很多(惩罚)措施。今天我们看到的是有限度的象征性的处罚。可能这些还不够”。

在事件发生几天之后,沃尔夫召集两位车手在车队位于英国布莱克利的总部开会,澄清一些事情。在会议期间,沃尔夫对罗斯伯格施加了一笔金额很大的罚款,据传数字高达6位数,同时沃尔夫还要求罗斯伯格公开道歉。

自那以后,两人之间停火了18个月,直到2016年西班牙站两人再度相撞退赛。关于这次特殊的撞车事件,谁应该承担责任的问题,罗斯伯格被认为应该承担主要责任。两位车手很快都表示,他们之间因为此事而造成的紧张关系很快就缓解。

这一次撞车又导致了对于谁应该承担责任的观点之间的碰撞,但主流的观点将责任指向了罗斯伯格。虽然两位车手都声明他们很快就解决了这次事故所导致的紧张关系。

沃尔夫用“留下疤痕”来形容这次事故对车队的影响,这个单词的使用使人浮想联翩。

可能一切意料之外的事都不会久等。阿布扎比大奖赛期间,围场中有传言称巴塞罗那的撞车事件的严重程度远超被报道出来的程度,甚至汉密尔顿已经威胁要退出车队,或者他对沃尔夫发出通牒:“要么支持我,要么整我”。当然没有可靠的消息源来证实汉密尔顿是否真的有此表态,所以这只是道听途说。在这样一个信息时代,对于这类传言的核实很快就能够做出。

当被要求直接就此新闻发表评论时,汉密尔顿并未否认类似的对话曾经发生过,而不否认的态度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意味着他承认了。

这件事是汉密尔顿如何处理沃尔夫、帕迪洛维以及整个梅赛德斯公关机器的缩影。尽管留给汉密尔顿的公关空间越来越小。汉密尔顿会明确地说他要什么以及他何时要。他是不可批评的,他对于强加给自己的行为都会采取抵触的态度。

现在很难想象汉密尔顿会被如何处罚。六位数的罚款?这会让他痛苦吗----足以让他下不为例?如果是,那么对一位财富犹如国王的人处以这样的罚款可行吗?

可能不行。你可以认为,汉密尔顿本赛季遭受的最大不公(也可能是汉密尔顿自己的误判)是梅赛德斯在为他做局以支持罗斯伯格,手段就是偷偷摸摸的在机械上做手脚。不管怎么样,这种论断很多人是相信的。

已经有人提出了处罚的方式----当然不是沃尔夫,他表示自己仍然在考虑选择----那就是在2017赛季暂停汉密尔顿一到两场比赛或者测试的资格。这毫无疑问是核武器。

但是,即便梅赛德斯在与汉密尔顿的合同中保留了这样的选项,但暂停汉密尔顿的参赛资格仍然意味着两者的关系走到尽头,梅赛德斯将失去一位最成功和最挣钱的车手。当然,这还会遭遇到FIA的阻力,FIA保留了在其纪律体系对车手进行暂停比赛处罚的权利,伯尼也会施加压力。

暂停汉密尔顿参赛资格的还会影响到梅赛德斯在车队积分榜上的位置,如果汉密尔顿的替代者实力不济的话。最可能的候选人将是一位梅赛德斯的研发车手,但无论是维尔莱茵还是奥康显然都不具备这样的实力保证。届时沃尔夫将接受来自梅赛德斯董事会的质询,对于他而言,这个风险太大。

同样,汉密尔顿也不可能轻言退出。他能去哪里?红牛?除非他愿意和维斯塔潘搭档。法拉利?那就要看维泰尔和莱科宁的脸色才行。

需要注意的是,大车队在2018年之前都不会有席位空出。所以除非汉密尔顿像巴顿那样赋闲,否则他只有老老实实的待在梅赛德斯。

汉密尔顿应该审视一下自己的前辈,也是老对手费尔南多-阿隆索,通过阿隆索来学习如何掌控自己的职业生涯。近年来阿隆索的火爆脾气已经好了很多,但是仍然没有摆脱“难以管理”的名声。这倒不是因为他自从2006年以来就没有获得冠军,而是他一直在推动弱小的车队进步,或者要么选择与自己的雇主闹翻。

刘易斯向来快人快语,他一直是本色出演,而且看起来似乎一直是特立独行。沃尔夫一直谋求在奔驰的董事会内部积攒自己的人品,这意味着如果必要的话,沃尔夫会痛下决心(解决掉汉密尔顿)。

现在梅赛德斯和汉密尔顿仍将在一段不幸福的婚姻中共处,未来12个月,沃尔夫的最重要任务就是确保汉密尔顿的替代者在某个特定的时间之前做好接班的准备---这也是他为何现在不愿采取行动的原因。

(原文作者:Stuart Codling  来源:新浪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