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事赛事 > 关于巴西,一场雨纷纷扰扰 > 正文
关于巴西,一场雨纷纷扰扰
2016-11-17

巴西大奖赛的周末,圣保罗只有片刻的晴天,其他时间非阴即雨,到了周日一大清早就雨水连绵,好像老天都在为菲利普•马萨即将退役而伤心。

“OBRIGADO”

虽然阿布扎比大奖赛才是马萨名义上的F1最后一战,但是因为英特拉格斯是他的主场,没有比这更加合适的告别时刻。整个周末,亲朋好友都来到围场,让威廉姆斯的休息室总是显得比其他车队都拥挤。

周四的车手新闻发布会,破例没有邀请二名巴西车手一起出席,只有马萨。为了澄清墨西哥大奖赛后的几大争议判罚,涉事车手——汉密尔顿、罗斯伯格、维特尔、维斯塔潘、里卡多——悉数出席。而且,为了解释一切,FIA赛事总监查理•怀汀破天荒地一同接受媒体提问。

接近45分钟的新闻发布会结束时,汉密尔顿要求来一张大合影,因为这是马萨最后一次参加新闻发布会,同时也是怀汀的第一次。之后,英国人还找了马萨来了一张两人的自拍合影。

“早在我参加GP2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成为了朋友,后来一起经历了很多美好的时刻。我们一起征战多年,无论是2008年之前还是之后,与他比赛是我的荣幸”,汉密尔顿突然变成了诗人,“某一天,我们都会变成一帮老家伙,取代现在活跃在围场里的老一辈,看着年轻人成为主角,然后一起怀念我们曾经的岁月。我相信F1会想念菲利普。”

在F1十五年,马萨的人缘在围场上下没得说。威廉姆斯的赞助商特意把引擎盖上的Logo改成了”MASSA”,又在尾翼上写下葡萄牙语中的“感谢你”——“OBRIGADO”,向他致敬。车队的维修区技师,准备了一定安全帽,所有人签上名字,作为给他的临别礼物。

命运弄人

显然,马萨希望即使不能获胜或站上领奖台,至少也有一个优异的表现。然而,或许这就是命,仿佛既然职业生涯充满了悲剧,就连主场的谢幕,也要变得那么感伤。一场混乱的雨战中,这位巴西老将在英特拉格斯的最后一场比赛以打滑撞车提前收场。

之后所有人都看到,他站在赛道边,向看台上的观众挥手,不一会儿他披上准备好的国旗,一边致意,一边往维修区走,而他再也忍不住泪水,轻轻试图用手指止住泪水,最后他与妻子拉菲艾拉、儿子菲利普尼奥在维修里拥抱,而梅赛德斯的技师列队为他们鼓掌,随后是他在法拉利的朋友,和所有的家人都上前迎接。

“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受到这样的待遇,”马萨在全场比赛结束后说,“我的心都碎了。我不想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最后一次主场比赛,我想为车迷、为巴西、为我的车队和我自己,拿到一个好成绩。不幸的是我没能做到。我的心情难以描述,看到看台上的车迷,无法抑制住眼泪。”


        始终与马萨并肩作战的罗伯•斯梅德利感叹道:“看到这一切,看到他收到的爱,真是难以置信。”


比赛结束后两个小时,威廉姆斯的休息室依然人头攒动,马萨的心绪已经平复,与朋友们开始聊天。这是他以F1车手身份在英特拉格斯度过的最后几个小时,而一个多星期后,他将在阿布扎比迎来自己的第250场——也是真正的最后一场——大奖赛。

战争的艺术

整个周末,新闻中心循环播放着历年的巴西大奖赛集锦,2008年那场跌宕起伏的比赛无法不叫人眼睛多停留几秒。重新剪辑后,马萨与汉密尔顿整个周末的时间轴窜联在一起,同样是一场因为下雨而充满变数的比赛,但是那一天巴西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雨战中胜出。然而,当他的家人朋友开始庆祝的时候,汉密尔顿在最后一圈的最后一弯超过了蒂姆•格洛克,拿到了关键的第五名,让他的年度积分比马萨多一分。

英国人的阵营开始欢呼,但此时马萨一方还没有意识到,10秒钟的时间,命运就发生如此剧烈的转变,直到一名法拉利技师上前大吼。当他们还感到难以置信时,这名技师一头撞向塑料墙壁,把车队Logo的灯箱都震了下来,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确定眼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之后几年,巴顿2009年在巴西问鼎世界冠军;2012年维特尔同样在收官大战上面对一号弯就撞车的不利局面,实现了三连冠。但是,之后三年的比赛总是缺乏戏剧性。直到今年,又一场如期而至的大雨和罗斯伯格的第二个“冠军点”,让比赛或多或少有了看点。

赛前,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因为给马克斯•维斯塔潘的老爸约斯打了一通电话,而成为了焦点。奥地利人虽然一再表示自己是马克斯的车迷,但在看到墨西哥发生的撞车后,不希望他在关键时刻把任何一辆梅赛德斯赛车撞出局,因为这可能让他背负更多的争议。

这当然引来了红牛方面的不满。周六下午,沃尔夫正在车队新闻会上接受采访。由于英特拉格斯的车队休息室用的是落地玻璃,里里外外清晰可见。沃尔夫看到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走过,后者知道他的同僚正在接受采访,抬起右手,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令奥地利人不禁笑了起来。


霍纳与沃尔夫,无疑是”法拉利-迈凯伦时代”落幕以来,F1最成功的两位车队管理者,两人总共拿到了14个锦标赛头衔。曾经也是赛车手的他们,在这个充斥着政治和商业的世界里,找到了比驾驶舱更适合发挥自己才华的舞台。借用罗斯•布朗新书的名字,他们演绎了现代版F1的《全面竞争》(Total Competition),更是充分表现前威廉姆斯CEO亚当•帕尔笔下的围场“战争的艺术”(The Art of War)。

“新雨神”维斯塔潘

最终的结果,还是梅赛德斯包揽冠、亚军,而汉密尔顿的胜利,把车手世界冠军的悬念保留到阿布扎比。比赛里,维斯塔潘坚持自我,一度超过了罗斯伯格。但是,红牛本赛季罕见地在策略上犯错,又保送德国人回到第二的领奖台上。不过,19岁的荷兰人凭借一系列不可思议的超车,过五关斩六将,一举成为新一代“雨战大师”。

如此的一场比赛后,老维斯塔潘有理由比任何人都感到痛快。时隔多场比赛回到围场的他,也终于打破许久的沉默,言语中透露着对马克斯“青出于蓝胜于蓝”的骄傲。他解释说儿子展示了从小在卡丁车里所受到的教诲,做到了他曾经尝试却没有成功的事情——在湿滑的赛道上不断探索抓地力。约斯一手提着啤酒瓶,笑着说:”我以前这么做的时候,结果都是跑上了砂石区,而马克斯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比赛当晚,围场里将近半数人都出现在了圣保罗瓜鲁尤斯国际机场,车队工作人员整齐地换上了旅行行头,而巴顿一身便装地排在通关的队伍里。

赛季终于到了尾声,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盼望着阿布扎比的收官战,而2016年车手世界冠军即将诞生。究竟是罗斯伯格安全上垒,还是汉密尔顿奇迹翻盘?在所有111种可能的结果里,只有16种情况让天秤向三届世界冠军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