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事赛事 > 他们告诉你不一样的上海大师赛 > 正文
他们告诉你不一样的上海大师赛
2016-10-14

上海劳力士大师赛打得如火如荼,明星球员们成为了当仁不让的眼球焦点。

但除了球员之外,在幕后,也有许许多多的工作人员在进行着自己的工作。为了举办一届圆满的赛事,他们的付出同样不可或缺。

本届上海大师赛,早报记者独家采访了赛会的速记员、音响技术总监,以及理疗医师。从不同的角度,为您呈现大师赛幕后不为人知的方方面面。


发布会速记员:琳达·克里斯滕森


网球赛事的新闻发布会上,有一个角色平时总被“忽视”,但却是不可或缺的——这便是速记员。

对于一般人来说,每分钟打字能达到100词就已经是相当不错的速度,但想要当速记员,这样的手速还差得很远。

为本次上海大师赛担当速记员的琳达就对早报记者表示,自己的打字速度可以达到260词/分钟,这已经基本达到了大多数人说话的语速。

但除了快,高准确性也是速记员必备的素质。

“每分钟250词是我们的最低标准,同时还要保证98%的准确率。”琳达说。

长达十年的速记生涯下来,琳达对于网球选手说话的风格和一些小习惯,可谓是已经烂熟于心。

比如已经退役的“美国大炮”安迪·罗迪克,“他的语速超级快,如果打输了球,他还会说得更快。”每当遇到这种语速飞快的球员,琳达都不得不绷起十二分的精神,否则一不小心就会听漏。

而同样来自美国的女网新星斯蒂文斯,她的语速也是超快,并且特别喜欢说“you know”这样的语气词,“四五页的稿子,有时能有80多个‘you know’,如果这种词太多,我也会适当去掉一些。”

对于英国名将安迪·穆雷的印象,琳达的描述是,“内向、害羞、但很友好,言谈很得体”,德约科维奇则是很有“魅力”,此外,费德勒也是“很友善”的球员。

不过,她说得最多的还是西班牙球王纳达尔,“一些运动员并不会在意我们速记员的存在,但他总会过来跟我打招呼,问问下一场我是不是还会在。”

“不管发布会之前的比赛是赢了还是输了,他也总会来说再见。”

除此之外,琳达还透露了纳达尔身上一个有趣的小细节。

“纳达尔如果回西班牙休息或者养伤去了,那刚回来的比赛期间,英语都有点退步,好像忘了英语怎么说。”

“然后一站站比赛下来,他才会慢慢地提升英语水平,能说越来越多的词汇和句子,这种感觉还挺可爱的。”

在琳达的经验中,说话有趣的球员并不少,比如纳达尔、威廉姆斯、萨芬等人,都能逗得在场的媒体哈哈大笑。

其中也包括已经退役的中国选手李娜。

“李娜说话很幽默,不过,对于英语听众来说,她的英语不是特别好懂,但之后她的英语也渐渐地提升了很多。”

而有些球员说话则特别“无聊”,就像是提前准备好的。

“有些球员的采访很没劲,比如一些女球员,听起来就像是提前练过的一样——我没看签表、我只关心眼前的这场比赛、我必须打出自己的节奏……类似这样的老一套。”

“我甚至都可以把这些句子提前设定到我的速记机里,可以直接一下子打出来。”琳达开玩笑说。


音响技术总监:迈克尔·柯林斯

在上海劳力士大师赛,火爆的赛场气氛是吸引观众们来到现场观战的重要原因之一,但“炒热”气氛的可不光是球员,也有现场技术团队的功劳。

随着比赛的进行,恰到好处的音乐、大屏幕的画面、各种灯光效果的渲染……这都是赛场技术团队提升“热度”的妙招,也往往能让现场的气氛冲上高潮。

在这背后,包含着幕后团队多年下来所积累的大量经验。

“我们从2005年的大师杯开始,就已经在为这个赛事提供技术方面的服务。比如场内的各种视频、音频的控制等等。”赛事的音响技术总监迈克尔·柯林斯告诉早报记者。

“从几年前,我们又开始做灯光的效果、球员出场时的烟雾等等手段。”

迈克尔表示,在一开始,他们在上海大师杯所采用的技术手段还比较“简陋”,只有球员入场时候播放的一些音乐之类。

但是随着一年又一年的比赛,他们的技术也在渐渐升级,慢慢地在两场比赛之间、两盘比赛之间增加了音乐,以及不少“酷炫”的灯光效果。

“看着这些新的技术手段顺利实现,也是我自己心里感觉最开心的时候。”迈克尔说。

作为整个赛事顺利运转所必不可少的一环,迈克尔和他的团队工作节奏相当紧张。

每天的第一场比赛开始前至少两小时,他的团队就必须到岗,然后就要一直工作到最后一场比赛圆满结束,才算是下班。

有时遇到下雨等状况,工作时间还会延长。

在迈克尔看来,和演唱会等其他的大型活动相比,体育赛事的技术服务要求也会更高。

“演唱会或者其他的活动上,如果出现了什么错误的地方,还可以继续下去。”迈克尔表示。

“但如果是体育比赛的话,就必须停下来,把问题纠正了才能继续。所以在体育比赛中,特别是现场直播的时候,不能犯任何的错误,一个小错误也会成为一个大错误。”

不过,由于今年已经是连续第12次为上海大师赛服务,已经有过大量的合作经验,所以在整个赛事的准备和运行上,迈克尔和他的团队已经相当熟练了。

多年的服务下来,迈克尔对于自己的工作成果也比较满意。

“12年的时间里我们很幸运,虽然也出过一些小的技术问题,但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让比赛无法继续进行的问题。”迈克尔告诉早报记者。

“12年下来,我们也很熟悉赛事有什么需求,一般只需要做一些细节的调整,或者升级一下硬件和软件。”

对于迈克尔来说,看着比赛顺利进行,观众们能够全心投入地享受比赛,就是对他和他的团队的最好褒奖。

“每一天的工作我都非常开心。有时,我们还会和球员一起在音乐舞台上做一些表演,那也是非常快乐的时光!”

理疗医师:亚历山德罗·皮耶托

可以说,几乎没有哪个职业网球选手的身体没有受到过伤病的侵扰,每当伤痛袭来时,理疗师就是帮助他们尽快恢复,重回球场的必需角色。

在今年的上海大师赛,亚历山德罗·皮耶托就是其中之一。

他在中国已经生活了15年,目前在上海一间名为“TC the clinic”的理疗机构工作。本次大师赛期间,他也是赛会的理疗医师之一,为参加比赛的球员们提供理疗服务。

理疗师的工作并不轻松,甚至有一种开玩笑的说法,称其为“人形按摩机”。在上海大师赛这样的大型赛事,一名赛会理疗医师的工作任务自然也不会少。

亚历山德罗透露,对于每一位前来接受理疗的球员,他们会提供大约40分钟的服务,而比赛期间最忙碌的阶段,就是比赛开始的前几天,参赛球员人数还比较多的那段时间。

那几天,平均每天,他们三人的理疗师团队需要提供大约四十人次的服务。

换算下来,平均每位理疗师每天都要工作将近9个小时。

不过,虽然辛苦,理疗医师的工作还是能给亚历山德罗带来很大的满足。

他说,每当球员走进来,以完全信任的态度把身体交给他“摆弄”,并且在结束后感觉状态有所恢复时,他也会觉得很高兴。

在平时,理疗服务的收费不低,不过在上海大师赛,亚历山德罗以及其他理疗医师的服务都是免费提供给球员。比赛之后或者休息期间,像大卫·费雷尔等许多知名球员都会选择来到医疗中心接受理疗。

而像纳达尔这样的顶尖球员,一般都会有自己的私人理疗师,因此大多不会来医疗中心。

最近一段时间,尤其是在奥运会后,中国的拔火罐疗法通过菲尔普斯等一众体育名将的“推荐”,在世界范围内火了一把。

在网坛中,穆雷、小威等球员也都是拔罐疗法的粉丝。

作为理疗医师,亚历山德罗也对这种古老的疗法有自己的看法。

“拔罐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可以促进你的血液循环。我们也提供这样的疗法,不过这只是我们众多疗法当中的一种。”亚历山德罗说。

“拔罐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推拿按摩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所以还是需要根据运动员实际的情况来选择各种不同的治疗方式。”

亚历山德罗透露,在本次上海大师赛期间,要求使用拔罐疗法的球员并不多,至今为止只有一个。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